中国家庭债务曝光!近五成存量房贷屯在空置房 严重浪费信贷资源

中国家庭债务曝光!近五成存量房贷屯在空置房 严重浪费信贷资源 2019-11-08 15:25:11   阅读: 327

中国家庭杠杆率的快速增长所带来的债务风险越来越受到关注,但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狼来了”后,中国家庭的债务状况如何呢?哪些群体的债务风险更值得我们关注?

10月17日,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研究中心和蚂蚁金融服务集团研究所联合发布了“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专题——中国居民杠杆率和家庭消费信贷研究”报告。

自2011年发布报告以来,通过持续跟踪355个城市和40,000个家庭的债务状况,以下几点值得关注:

1.总体而言,中国家庭的债务状况没有预期的那么高。过去,一些研究低估了人均可支配收入总额,导致家庭实际债务收入低于公认水平。

2.尽管目前中国家庭的总体杠杆率不高,但存在两个结构性问题:一是家庭债务增速相对较快;其次,债务增加主要集中在多套房抵押贷款上。

3.家庭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低收入和新购家庭的债务风险需要关注。报告中的统计数据显示,收入最低的20%家庭的债务收入比高达1140.5%(一般来说,债务规模超过可支配收入的10倍)。

4.中国城镇居民的消费信贷参与率较低(指商业、投资和购房以外的消费负债)。消费金融信贷市场仍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家庭收入水平和家庭消费信贷需求率呈“U”型。收入最低的20%家庭的消费信贷需求相对高于收入最高的20%家庭。

中国家庭的总体杠杆率真的是“狼来了”吗?

2018年,一个国内研究小组估计,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的比率高达107.2%,接近美国危机前的峰值。另一项研究估计,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的比率高达110.9%,已经超过美国。但实际情况可能被误判了。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研究中心主任李赣表示,在计算家庭债务收入比时,家庭债务总额通常来自金融系统更准确的统计数据,但人均可支配收入总额主要来自两个来源:一个来源于家庭调查数据中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第二,根据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资金流报表中家庭部门的可支配收入总额数据。从数据收集过程来看,由于避税、隐私保护等原因,居民会在住户调查中隐瞒或忽略真实收入,导致住户调查数据不能很好地反映真实收入水平,存在低估的可能性。相比之下,资本流动表中的可支配收入更接近实际经济状况。

“根据我们的计算,2018年居民可支配收入总额达到57.7万亿元,与统计局进行的家庭调查中的39.4万亿元相比,相差18.3万亿元。换句话说,人均可支配收入被低估了13,000元,这表明普通人的钱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多。”李赣说。

因此,报告认为,通过从债务收入比和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两个方面分析中国家庭的债务风险,发现中国家庭的债务风险总体上是可控的。例如,从绝对值来看,中国家庭债务收入比(90.2%)低于美国、加拿大、法国和德国,也低于日本和韩国,接近智利和巴西。然而,从增长率来看,中国的增长率远远高于这些国家,这值得我们警惕。

多套房抵押贷款比第一套房抵押贷款多,现有抵押贷款的近50%在空房间。

众所周知,中国家庭的债务结构主要是抵押贷款,但值得注意的最新变化是,报告称,从宏观角度来看,从2013年至2019年,多套房抵押贷款占家庭消费贷款增长的60%,仅从2017年至2018年,多套房家庭的住房贷款比例就超过了第一套房。

李赣表示,在2013年至2019年家庭部门贷款的增长来源中,家庭住房贷款的增长贡献了55.58%,增速最快,年均增长率为26%,这是不可持续的。

根据央行发布的最新金融数据,9月底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为43.3万亿元,同比增长15.6%。这一增长率已经连续14个月下降。从增长水平来看,这一增长率比去年底下降了4.4个百分点。从结构上看,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9万亿元,同比增长16.8%,个人住房贷款增速比去年年底下降1个百分点。前三季度,个人住房贷款增加3.3万亿元。个人住房贷款增长占全部贷款的24.1%,与去年基本持平。这也表明,在今年房地产监管力度加大的背景下,个人住房贷款需求仍然强劲且具有弹性。

那么,在29万亿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中,第一套房的个人贷款比例是高的,还是多套房的个人贷款比例高?答案可能令人惊讶。

根据这份报告,近年来,在多套公寓中发放的住房贷款逐年增加。仅从2017年到2018年,家庭多套公寓的住房贷款比例从62.9%上升到65.9%,超过了第一套公寓的比例。

让我们来看看一组增长过快的多套房抵押贷款数据:

1.2013年至2019年,个人抵押贷款余额年均增长率达到26%。其中,首次置业贷款增长率为15.8%,占家庭消费贷款增幅的15.3%。相比之下,多单位抵押贷款的增长率为32%,是家庭部门消费贷款增长率的60%。

2.现有住房贷款中有47.1%是空置住房,导致信贷资源的大量浪费。

上述数据也证明了为什么抵押贷款政策自今年以来一直严格控制第二套住房抵押贷款,但新需要的第一套住房抵押贷款政策基本保持稳定。报告建议,由于中国的消费信贷主要集中在住房贷款领域,应合理控制近年来住房贷款的快速增长趋势,以控制全中国人口的信贷总量。抵押贷款市场的进一步扩张,特别是多套公寓的激增,不仅会增加居民的总信贷,加剧结构失衡的风险,还会进一步抑制消费。因此,有必要适当控制规模。

低收入负债家庭的债务收入比过高,值得警惕。

尽管中国家庭的总体杠杆率不高,但中国家庭杠杆率的结构差异将根据家庭收入水平而定。

根据报告中的调查数据,城市地区收入最低的20%家庭的债务收入比高达1140.5%(包括正式债务收入的291%和私人债务收入的849.6%),收入最低的20%-40%家庭的债务收入比高达279%。

与此同时,城镇新购家庭的私人债务风险值得警惕。报告显示,城镇新购家庭中,低收入群体的债务收入比为1026%,其中私人债务收入比为472%。

李赣告诉这家证券公司的中国记者,低收入负债家庭的债务收入比过高,特别是通过私人贷款渠道。这个群体主要是因为买房而负债。由于信息不对称风险控制不佳,民间借贷通常限制在两年左右,因此这一群体的债务风险值得高度关注。然而,另一方面,尽管低收入群体的债务收入相对较高,但资产负债率相对可控,因为他们借去购买的房屋资产价值较高。

在谈到如何防范低收入群体的债务风险时,李赣认为,从美国次贷危机后的经验来看,美国金融机构在发放个人贷款时对个人资产收入的检查更加严格,比如延长个人账户流动的检查期限。生活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是买房应该设定一个门槛。对于低收入群体来说,没有必要匆忙买房。政府应该加强对低收入群体住房保障制度的完善。

家庭收入水平和消费信贷需求呈“U”型

在严格控制个人住房贷款增速的同时,中国个人消费信贷市场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报告显示,中国的信贷参与率(指负债家庭比例)为28.7%,与美国相比仍不高,资产负债率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表明中国金融信贷市场仍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尤其是在消费信贷领域。目前,家庭消费参与率仅为13.7%,不到美国消费信贷参与率的四分之一。

同时,家庭消费信贷需求强劲。有趣的是,报告显示,家庭收入水平和家庭消费信贷需求率呈“U型”,收入最低的20%和收入最高的20%的家庭消费信贷需求相对较强。

报告建议,在深入了解客户需求的基础上,将消费信贷提升到适度水平,重点支持情景小额包容性消费信贷健康发展,充分发挥消费信贷的积极支持作用。基于部分消费信贷流向住房市场、股票市场和不当投资的现象,允许消费信贷用于实际消费,支持消费升级,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发挥反周期作用,应该是下一步消费信贷政策调整的主要方向。

(来源:经纪人中国)

500彩票 海上皇宫 500彩票 三分快3 湖南快乐十分

上一篇:2018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双双出炉
下一篇:久之洋:国家重大专项“现场级多波段红外成像光谱仪开发与应用”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