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中捷保壳进行时:“德隆系”管理层大撤退,大股东麻烦不断

*ST中捷保壳进行时:“德隆系”管理层大撤退,大股东麻烦不断 2019-10-25 07:18:33   阅读: 4710

每个记者:沈瑶,每个编辑:唐慧

9月26日上午,*st中捷(深圳002021)宣布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会议通过了董事和独立董事补选提案。然而,来自《国家商报》的记者注意到,出现了一场“无意外”,反对票比例很高,反对派比例完全相同,达到有效投票权股份总数的37.5185%。

然而,此次补选只是目前上市公司董事会“重组”的开始。9月2日,董事兼副总经理王端辞职。9月18日,公司再次宣布周海涛董事长和独立董事梁振东申请辞职。值得一提的是,年初辞职的王端、周海涛和前董事长马建成在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后,被视为“德龙系统”的指导团队。

管理层强烈辞职,股东们不断反对。正在经历“守壳”的圣中捷似乎前景不明。对此,9月26日,一位接近上市公司的人士告诉记者,自年初以来,由于目前的大股东和管理层无法挽救他们的业绩,出现了一些股东联合反对大股东的局面,“包括两个股东和三个股东实际上一直在要求大股东放弃他们的实际控制权,他们之间的斗争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

“保住空壳”的时刻即将到来,“德龙部门”团队集体辞职。后续上市公司的趋势是什么?前公司实际控制人、现公司第三大股东蔡凯建表示:“将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他们(主要股东)将退出,并找到下一步保护壳牌的方法。”

“德龙部门”技术上很差。

资料显示,*圣中捷最初被命名为中捷控股。其主要业务是开发、生产和销售高端工业缝纫机系列产品。它于2004年7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前实际控制人是蔡凯健。

2014年后,利用中捷大股东中捷集团的破产重组,“德龙系统”公司玉环关捷投资有限公司通过浙江中捷周桓供应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捷周桓”,现为中捷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45%),中捷周桓万钢法定代表人成为中捷的实际控制人。

此后不久,奥康纳集团和万向投资背景的宁波袁熙股权投资合伙公司(以下简称“宁波袁熙”)收购了中捷集团持有的1.1295亿股股份,占中捷总股本的16.43%,成为中捷的第二大股东。此外,蔡凯建仍作为第三大股东持有公司8.85%的股份。

“德龙部”成立后,“德龙部”的旧部进入高级管理层,包括上述担任董事长的马建成、周海涛,以及副总经理刘昌贵、董王米段等人。

该公司在被“德龙部门”的旧部门“控制”后更名为中捷资源。业务范围也已扩大,包括工业投资、股权投资和投资管理咨询服务。矿产资源和能源的投资、开发和管理;新能源产品技术研发、生产、销售等。

然而,“德龙部门”的到来并未对公司业绩产生实质性影响,许多资本运营以失败告终。例如,2015年6月,*圣中捷宣布计划增加81.9亿元人民币。其中,15.81亿元用于购买江西金元95.83%的股权,一半以上的资金用于俄罗斯亚马逊林浆一体化项目和扎巴伊卡尔有机农牧业项目。

上述定增案例经过多次修改,募集资金减少到35.15亿元。2016年11月对该案进行了审查,但尚未获得固定增幅的批准文件。2018年3月8日,*圣中捷宣布将停止计划于2015年进行的非公开发行,但计划中的增加落空了。

随后,圣中捷涉足矿产资源、跨境电子商务等领域。典型的失败案例是去年12月的“闪电”重组。*st中捷在2018年11月披露,计划收购跨境出口电子商务企业邦古科技100%的股权。然而,一周后,重组失败了,“因为无法在一定时间内就某些交易条款达成协议。”

由于无法在自己擅长的资本运营领域开展活动,“德龙系统”的实体运营能力似乎很差。2016年,公司通过出售矿业公司股权等非经常性手段盈利1500多万元,扣除同期实现的非盈利后净利润约为1.41亿元。然而,2017年和2018年,上市公司再次遭受亏损,2019年4月,上市公司被警告有被除名的风险,更名为*st中捷。

今年上半年,圣中捷净亏损2955万元。该公司预计今年1月至9月的净利润将保持在4300万至5700万元的亏损水平。"管理层不理解实体管理,它在乱搞!"9月9日,*在圣中捷投资者简报会上,蔡凯建直言不讳地表示,目前的管理层既不能通过资本运营来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也不能对原有缝纫机行业的亏损负责。"事实上,通过加强管理,这种资产有能力保护自己."蔡凯健说道。

记者还注意到,今年恰逢中捷缝纫机品牌25周年,公司举办了一系列庆祝活动,同时公司员工也表示工厂订单良好,前一段时间还在加班。

不过,记者也了解到,在中捷投资者简报会上,当股东问及如何避免暂停上市时,以周海涛董事长为代表的几位高管直言不讳,目前还没有切实可行的计划。

控制游戏

大股东控制下的上市公司业绩低迷,资本运营成效缓慢,公司股价也从最高水平下滑至14.99元。截至9月26日,该公司股价收于1.56元。

大股东的不作为也引起了其他股东的不满。“主要股东(相关利益相关者)是坏人,他们既不管理得好,也不想保护自己,所以我们必须为控制权而战。”9月25日,蔡凯建对《国家商报》记者表示,自今年上半年以来,包括宁波元西和蔡凯建在内的重要股东在寻求控制上市公司的共同努力中受挫。

5月6日和9月12日,宁波元西两次向中捷董事会提交临时提案,以增强其在董事会中的话语权。两人都被拒绝参加临时股东大会的投票。

对此,宁波元宵并不信服。*圣中捷7月16日宣布公司收到法院传票,宁波元熙和蔡凯健起诉上市公司,要求撤销2018年圣中捷股东大会通过的所有决议。

值得注意的是,这起诉讼的原因是蔡开建与中捷周桓之间的股权和表决权委托的真伪不明。*圣中捷于5月14日宣布,中捷周桓与蔡凯建签署了《表决权和表决权委托协议》,蔡凯建不可撤销地将*圣中捷持有的所有股份的表决权和表决权全部委托给中捷周桓。不过,蔡凯建在2018年股东大会后表示,他尚未签署《表决权和表决权委托协议》,随后与宁波远西联手将上市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撤销2018年股东大会的所有决议。

由于双方意见不一,上市公司无法分清真假,称“委托协议的有效性最终由司法机关决定”。

股东夺权方面一直没有进展,但代表“德龙系统”的董事会成员在9月后相继辞职的原因是什么?9月26日,蔡凯健告诉记者,最近,在股东申请后,法院已经对中捷周桓的破产清算作出裁决,该裁决也已发送给上市公司,但尚未公布。之后,大股东应该退出(注:记者无法从其他方面证实这一说法)。齐新宝的数据显示,中捷周桓已经记录了10起股权冻结。

上市公司是否意识到上述情况?记者咨询了上市公司的相关高级管理层。另一方说不知道这件事,需要问董蜜。记者打电话给临时担任董蜜的董事长周海涛发短信。然而,对方仍未回复。

国家商业日报

上一篇:406家创业板上市公司预增
下一篇:重庆安上生态千里眼 修复情况一看便知

精彩推荐